雨而米米

一个摸鱼的地方_(:з」∠)_默默摸

给某人 @闪电小雷 某文的图,上色废→-→上色就

不知道什么时候上色0W0

(。ò ∀ ó。)太棒了,期待后续(^0^)/

雷恩呀:

哈哈哈暂时没有想好名字,写到哪儿算哪儿吧。
只有我自己看得懂伏笔系列哭哭哭😂
而且现在写问可以出一个阅读理解,15分看看你们能得多少分😂
连载中哦~更新不稳定
封面感谢my狗狗糯米米

1
  库洛斯牵着亚连的手,明明没有入冬,可他的手却冰凉凉的。
  12岁明明是孩子最为活泼的阶段,可是亚连的脸上却带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忧虑。
  说起来,捡到这孩子的时候他也是现在这个表情,仿佛看破世间一切的险恶,多说一句话多看一眼都觉得是对世间的宽容,索性沉默不语。
  不知道亚连到底经历了什么,只记得2年前的冬天,他身着淡薄的坐在自家门外的台阶上,雪厚厚的积在他瘦弱的肩膀上,可是亚连仿佛熟视无睹。他只是微微的仰着头,深深的哈了一口气,伸手接住飘落的雪花,眼神带着怜爱与惋惜。
  直到走近,库洛斯才听清他口中喃喃的说着:“现在,连你也不干净了。”
 
  库洛斯握紧了亚连的手,两年来,他用过很多种方法都无法改变他沉默寡言的性格,巧的是,偶然听好友考姆伊说,美术可以开阔孩子的思维,很多和亚连一样的孩子在艺术方面通常都有极大的天赋,甚至可以走出沉默的阴影。虽然不可靠,但是不妨一试。
  很快,他们便到了一幢装饰复古的小洋楼,库洛斯明显发现亚连的目光在上面的流转。
  “亚连,我接个电话,你先进去看看,老师叫神田,记得有礼貌一点。”
  库洛斯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。

  亚连推开门,由于年代的关系,刺耳的门声在空旷的房间里尤为刺耳。
  房间内弥漫着松节油的气味,地上桌上稀稀落落的摆放着一些颜料和画纸,墙上松散歪斜的钉着几幅画,亚连并没有在上没停留太多的目光,楼梯边上立着几个画架,上面都是一些未干的油画,亚连伸手戳了戳,果不其然沾上了颜料。
  上了二楼,与一楼截然不同,物品摆放的整整齐齐,挂画也都镶了边,空气洋溢着好闻的花香味,看到这,亚连面无表情,小声的说了一句:“闷骚。”
  “不是沉默寡言吗,现在的孩子都这么牙尖嘴利。”
  亚连回过头,就见一个长发男子依靠在门边,手里拿着一个杯子,身上整齐干净的衬衫,全然没有电视上哪些所谓画家的影子,可是直觉告诉他,这个人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。
  神田优喝了一口水,“虽然看上去有种不符合年龄的老成,可是实际上,还不就是一个小屁玩意儿。”
  神田明显感觉到亚连的视线没有了刚才的平静。
  “果然,藏都藏不住。”
  他向亚连慢慢走了几步。
  “啧啧啧,大花脸。”
  神田打量了亚连几眼,“虽然觉得所有人都抛弃了你,可是,你却并没有失去对生活的兴趣。”
  亚连抬起头,和神田的视线对在了一起。
  凝视了几秒,神田笑着移开视线,用杯子碰了碰亚连的脸颊,杯子很凉。
  “记得下周来上课,豆芽菜。”
 
  库洛斯站在楼梯边向亚连挥挥手。
  “怎么了?老师不好?”
  亚连摇摇头,眼神有点迷离。
  库洛斯笑了笑,突然,他有些惊讶的道。
  “噢亚连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,看看你的鞋子上都踩上颜料了,怪不得地上和大花猫一样……你看看你的手,怎么也沾上了…看来你对画画很感兴趣呀…哈哈哈。”
   …
  “果然,藏都藏不住。”
  “啧啧啧,大花脸。”
  “虽然觉得所有人都抛弃了你,可是,你却并没有失去对生活的兴趣。”
   …
  “原来…是这样。”
  库洛斯神奇的看着突然说话的亚连,这是亚连这星期说的第一句话,果然考姆伊说的是对的,画画可以开阔人的思维,库洛斯笑着为他擦去手上的颜料,看来以后可以经常让亚连来这里。
  “这里的暖气很足啊,看你的脸的红了。”,库洛斯看着亚连。
  “没有。”
  “什么?”,库洛斯并没有仔细听亚连说的话,而是惊讶与他今天说话次数之多。
  ……
  “杯子烫的。”

 


 
 

练手练手,人体不是很会画😳😔